鼎盛期的华为在担心什么?

来源:本站     时间:2020-05-23 06:02:37     

  每经记者 孟庆建

  10月28日晚间,华为在深圳总部举办了一场《出征磨砺赢未来》研发将士出征大会,宣布2000名华为高级研发人员和专家将奔赴到欧洲、东南亚、中东、美洲、非洲等全球角落,配合一线的市场团队挖掘市场。

  随后,任正非这次会议上的讲话开始在朋友圈刷屏。看热闹的也好,看门道的也好,大家最关心的一点是,如日中天的华为,为什么非要一口气派出如此大规模的研发团队出征海外?

  这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誓师大会,72岁的任正非精神矍铄,用略带一点贵州口音的讲线名研发专家:时代呼唤英雄儿女,只要组织充满活力,奋斗者充满一种精神,没有不胜利的可能。

  华为给此次奔赴海外的员工足够诱人的激励。记者从华为内部了解到,这批赴海外的员工多数获得了级别提升,其中有5名员工连升3级,按照华为员工多数每两年上调一级的规则,连升3级大概需要6年时间,与之挂钩的是薪水的跃升,从现场来看,这群久居实验室的研发人员显然并不惧怕风闻中海外市场的动荡。

  16年,今非昔比

  从1988年2万元起家,到2015年近4000亿元的销售规模,海外市场是华为壮大的重要部分。甚至关键时刻选择到海外开拓市场,曾经挽救了新世纪伊始在本土市场连连受挫的华为。

  翻阅华为官网刊出的2006年以来财报可见,连续10年,华为整体销售收入中海外营收占比超过或接近60%,2008年海外销售收入占比达到75%。

  在谈起2000年首次鼓动员工赴海外时,任正非仍然比较感慨:2000年五洲宾馆出征将士的送行大会,我们打出‘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大标语,充满了一种悲壮,其实我们那时连马革也没有。

  现在的局势已经有利得多。用任正非的话讲,华为已经拥有170个国家武装到牙齿的铁的队伍,流程IT已经能支持到单兵作战。每年我们仍会继续投入上百亿美元,改善产品与作战条件。华为给这些和平年代征战海外市场的专家赋予新的使命。

  如果说过去开疆拓土需要的是勇气,那么在通信市场遇到天花板、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即信息和通信技术,是电信服务、信息服务、IT 服务及应用的有机结合)融合变革进入到一定阶段,挖掘新需求更需要的是智慧。轮值CEO徐直军表示,当前华为的一线只具备卖产品并完成交付的能力,缺少解决客户问题、帮助客户商业成功的能力,而研发将士与一线将士们融合,能打造一线所缺和所需的人才和能力,进而获得公司的有效增长和商业成功。

  从组织架构调整上看,华为也借此完成了一次人员结构优化。截至2015年底,华为全球员工总数约17万人,研发员工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45%。接近8万研发员工面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问题,高职级人才流动将给更多年轻的研发人员留下上升空间,对华为来说也是一次组织结构的优化调整。

  华为的不确定性?

  观察全球几家电信设备行业巨头的业绩表现,让人对整个通信市场前景感到担忧。

  10月27日,诺基亚公布了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销售收入和利润双双下滑,其中收入同比下滑7%,利润同比减少18%,低于分析师预期,而此前在和阿尔卡特朗讯的整合中,诺基亚已经裁员了数千名员工,日子并不好过。

  即便这样,相比爱立信,诺基亚的业绩表现也超出了不少。10月13日,爱立信发布业绩预警,季度利润预计下滑接近93%。这一消息造成了公司股价暴跌两成,为九年来最大单日跌幅。颓势中的爱立信不久前也宣布,将会裁员将近4000人,同时任命了新的CEO。

  对比之下,华为的业绩仍然非常强势。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245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营业利润率12%;运营商业务稳健增长,智能手机和企业业务领域快速拉动,带动了华为整体向上。

  但仔细分析华为的三驾马车也不难看出问题。走到5G时代之前,通信市场的增长瓶颈是明显的。在IT市场,相比亚马逊甚至阿里云,华为云服务业务体量仍然非常小,智能手机取得了阶段性成绩,但是市场竞争激烈,并没有到足够安全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在ICT行业融合开启的新序幕中,面临走进无人区的不确定性。人工智能、工业4。0、云服务缓缓开启的时代,华为会不会被代表新商业模式的黑天鹅淘汰,失去战略高地?通信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未来谁掌握更多的主动权?这都是华为的危机感所在,而且还没有找到面对未来发展变革的准确方向。

  任正非在讲话中也直言危机感。有员工讲,从实验室走向海外一线是从胜利走向胜利,我看胜利是不确定的。在新的机会领域,我们要努力成长。云化是我们不熟悉的领域,亚马逊未来可能成为电信设备企业的最大竞争者,华为还非常小,未来是否有做小弟的资格还不知道。图像技术虽然我们领先,但海外除德国大规模实践的经验外,在其他国家还没有规模化的成功,还没有建立一支成熟的队伍。特别是面对大视频带来的流量洪水和更低的时延要求,我们还没能驾驭。

  对此,华为轮值CEO胡厚崑的发言也有直接的阐述:未来十年我们所面临的,一定是一个快速变化而且更加不确定的环境,从电信行业的竞争到IT行业的竞争,再到在云业务上与互联网公司的竞争,外部环境变得越来越动态,但是我们的内部组织运作却变得越来越稳态,组织板结,行动迟缓,思想僵化甚至自满,这些都是很令人担心的变化。

  不败的钥匙

  在不确定性中,怎样保持华为不败?任正非认为是服务。服务是我们进攻中的重要防线,网络容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维护越来越困难,服务将是我们不败的基础。

  28年的持续投入让任正非对华为抵抗不确定性有充分的信心。任何一家新公司、黑天鹅要全球化,都不可逾越我们的障碍,没有多年的积累不可能建立起来活的‘万里长城’、‘马奇诺防线’,华为这道历时28年建立的服务体系,不是容易超越的,特别是这条防线正在逐步人工智能化,我们进可攻退可守。现在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专家、将军,建立起对未来复杂网络,更巩固的防线。

  面对不确定性,无论是大规模鼓励员工出海寻找市场还是积极在基础研究上大力投入,华为在寻找新的战略机会。眼下任正非认为图像是华为的下一个必争的战略高地。华为错过了语音时代、数据时代的世界战略高地,不能错过图像时代。2020年华为要达到2000亿美元规模必须要抓住全球网络转型的机会窗口,占据万马奔腾的图像时代。

  近30年时间,华为在全球化背景下从新兴市场起步成长为全球巨头,在通信市场从跟随者身份逐渐赶超欧美企业巨头,云服务和消费者业务正打开新的局面。但未来如迷雾,弥散在我们周遭和前方的不确定性随时会将任何貌似伟大的组织拖入陷阱。

  未来的华为还能继续复制成功吗?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wangshuaig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