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达云睿:用意念操控无人机,用睡眠仪推动脑机接口技术落地

来源:本站     时间:2020-05-18 18:54:17     

  

眼前是一架看似平平无奇的无人机。

  

  

不同于我们以往认知的是,这架无人机可完全用意念操控,在意念控制模式下起飞后,利用头部的体感动作便可进行操控。

  

头往右偏,无人机就向右飞。

  

  

越专注,无人机就飞得越高。

  

  

连续眨两下眼,无人机就能倒数 3、2、1 拍下一张靓照。

  

  

此外,抬头可控制无人机前进、低头可控制无人机后退、咬住牙齿后跟再松开可使无人机平稳降落。
 

  

而这样的一架无人机,正是来自一家生物信息传感与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深圳创达云睿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UDrone」系列。
 

  借助脑电波提升专注力、改善睡眠质量

了解到,UDrone 意念掌上智能自拍无人机套装由 UDrone 无人机和 UMindLite 头环组成。戴上 UMindLite 头环、连接并设置 APP,UDrone 无人机便可测量佩戴者大脑中的电活动,跟踪动作,并将信号转换为指令以控制操作。

  

  

【UMindLite 头环】

  

值得一提的是,UDrone 无人机可将专注力量化,主要针对儿童、青少年专注力训练而打造。

  

  

注意到,这一无人机还有双人 PK 模式,哪一方的专注力更高,无人机便会靠近哪一方。可见,这款无人机主要旨在达到寓教于乐的效果。

  

  

相比之下,这家公司的另一款检测脑电波的睡眠跟踪监测仪——UMindSleep 迷你脑电睡眠仪则显得更为“正经”。

  

众所周知,睡眠对身体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据创达云睿创始人贺超介绍:

  

我国有 35。97% 的人有睡眠困扰。其中,反复不断尝试各种睡眠改善方法的人超过 80%,而通过专业睡眠监测找出问题对症治疗的人不足10%。

  

了解到,目前常见的睡眠监测方式有 2 种:

  

医院多导睡眠监测仪 PSG(医疗级单次精准监测):佩戴、安装设备,头部涂抹导电膏,在医院睡眠监测室睡一整晚,2-3 天后可取报告。这种方式监测的结果较为精准,但流程复杂。

  

智能手环、睡眠监测 APP 等跟踪监测设备(非医疗级长期跟踪监测):不触及脑电波参数,主要通过体动、心率、呼吸率等标准对睡眠质量进行评估,较为方便,但精准性不足。

  

 

  

基于此,UMindSleep 的主要功能就在于精准量化睡眠过程、评估睡眠质量、分析睡眠问题,并协助找到正确的睡眠改善方法。

  

一方面,作为医疗级精准监测穿戴设备,以美国睡眠医学学会(AASM)及临床医学标准为依据,动态监测人们睡眠期间的脑电波,并运用人工智能算法对脑电波进行实时睡眠分期;另一方面,相比常规的医疗级设备,体积较小,使用起来也较方便。UMindSleep 主要包括充电盒、睡眠仪主体和医用电极贴,最终的睡眠数据可连接 APP 看到。

  

脑机接口技术何时实现商业化成功?

  

通过脑电波提升专注力、改善睡眠质量的背后,正是时下最热门的黑科技之一:脑机接口技术。

  

收集、分析脑电波信号,根据结果发出相应的指令,从而控制外部设备,脑机结合的原理对我们来讲可能已经不陌生了。

  

实际上,早在 1963 年,一位英国医生Grey Walter 为确认癫痫病人的脑内病灶,在其贴近大脑皮层的地方放了电极,清晰地获取了病人的神经活动。

  

一天,Grey Walter突发奇想,在病人们观看幻灯片的时候,把脑电电极连接到了自制的“电位转换器”上,将其大脑运动皮层的场电位信号转换成了幻灯机换片的控制信号。于是,病人每次打算切换幻灯片时,还未按动按钮,幻灯机便自动切换了——这便是脑机接口技术的第一次完整实现。

  

直至今天,全球的研究者都在不断探索这项技术。

  

2017 年,“钢铁侠”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建立了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其团队成员大都来自麻省理工、杜克大学和 IBM 等,实力不凡。

  

值得注意的是,脑机接口主要有植入式(必须将电极植入到人脑中)和非植入式(仅将电极放置在人的头皮上,进行信号采集)两种,而Neuralink 的技术正是属于植入式脑机接口。

  

  

前不久,马斯克在访谈节目中谈到了 Neuralink 的最新消息,表示将在一年内植入人脑,且排异几率非常小,该设备可以修复任何大脑问题,原则上包括恢复视力、治疗瘫痪和老年痴呆等。

  

对此,创达云睿 CTO 宋雨表示:

  

马斯克说要在一年内植入人脑,但我觉得Neuralink 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开颅具有极大风险,主要是长期的感染风险,同时还有手术并发症。即便是顺利熬过了手术期,大概一年左右产品就会失效,这是因为身体的白血球、细胞胶质等会进行排异。“植入式”脑机接口这事儿可能比上火星还要慢一点。

  

除了Neuralink,Facebook Building 8 部门在解散前,也曾负责开发 Facebook 的脑机接口项目。另外,旨在让瘫痪患者控制外部装置的加州公司 Synchron、让用户通过大脑控制虚拟现实设备的初创公司 Neurable、帮助阿兹海默症患者或其他形式的痴呆症患者、脑部有创伤人群的公司 Kernel、连续多年获得 CES 青睐的公司 BrainCo 等等,都是这一领域的玩家。

  

如果把目光收回到中国,实验室中脑机接口方向的应用也并不罕见,比如浙江大学的脑控猴子、上海交通大学的脑控蟑螂、国防科大的脑控轮椅等等。

  

不过,要想将当前的一些脑电设备真正投入市场面向消费者,生产厂商们还在努力寻找落地点。

  

谈及国内脑机接口的发展,宋雨也向表示:

  

实际上目前国内有不少脑机接口创业公司,但其实很少看见实现产业化落地成功的,可能我们算是比较接近这个目标的了。

  

究竟 Neuralink 能否做到在一年内将大脑植入物植入人脑、我国脑机接口领域何时将实现商业化成功,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wangshuaigang